您当前的位置 : 浙江在线 > 安吉新闻网 > 全媒体新闻 > 安吉人文

记“最早的中国现代小说”《新趣小说》作者朱正初

吴昌硕致朱正初函

朱正初《新趣小说》第一回首页

朱正初邮寄《新趣小说》外包装

  己亥初春,笔者购得《清末时新小说集》(上海古籍出版社,2011年)影印版第4册(全14册),内附《新趣小说》八卷。查此时新小说集,乃1895年4月英国传教士傅兰雅(1839-1928)悬赏“求著时新小说”的产物。富有传奇色彩的是,当年傅氏征得的162部小说,自傅1896年6月离开中国后,竟如人间蒸发般消失了一百余年,直到2006年被发现于柏克莱加州大学东亚图书馆,2011年由上海古籍出版社原文影印出版。中外学者对这批小说评价颇高,谓其“中国小说现代化的源头之一”,称《新趣小说》为“最早的中国现代小说”。获此殊荣的《新趣小说》的作者,是清代直隶州州判、铜山乡尺五村(现递铺街道赤芝村)人朱正初,不禁深深为之震撼。近日,笔者寻迹赤芝山水,从邻居朱学锋先生处阅得《朱氏宗谱》若干卷,始得端倪。

  志在山林潜心创作

  朱正初(1831-1903),字旭楼,号六泉山人、余剩老人,又号饮霞居士。其祖上朱万生由濠州(今安徽凤阳)迁至安吉,为一世祖。至旭楼,已是第十七世。

  在当地,朱氏为读书人家。旭楼的父亲朱以棨是秀才。其祖父朱维渼是太学生。如再上溯三代,均为秀才。旭楼的父亲很早就去世,故家里非常贫困。《朱氏家谱》记载“公自幼失怙……家窘”,可谓身世坎坷。但小时候的旭楼,在其祖父的关爱下,依然受到良好的教育,在同龄人中逐渐崭露头角,以致于“兴起而口出成诗,挥笔而白描文就,词章摘句意到笔随”。特别是旭楼在文学创作上的“白描”天赋,为以后致力于甚至开创一种新的文学体裁打下了坚实基础。

  旭楼成年后,虽生活艰难,但他勤学苦读,守正不移。历经咸丰庚申五年之难,一直在外闯荡。同治五年(1866),35岁的旭楼考取举人,后得直隶州州判职位。据《朱氏宗谱》朱正初之“行述”记载:“循例得直隶州州判,后即屡闱不第,嗟叹不已……艰贞全无浩叹,亦不作謟侫之容、胁肩怜态之状,慈心傲骨,刚性志坚,品谊超群。”据查,旭楼所得之州判,因直属于布政司管辖,故为正五品。可惜此后旭楼屡试不第,未中进士。但旭楼具有坚定的意志和良好的品德,正所谓“刚性志坚,品谊超群”,过不了进士这道坎,自有其他追求。

  卸任州判后,旭楼从京城搬到安城居住。但他心中始终惦念着家乡的六泉山水,同时也为了能够更加潜心于艺术创作,后来干脆迁回尺五生活,并绝意功名,不再赴考。正如公所言:“五劫磨穿幸重生”“三迁挈眷复再造”,家乡能够包容他的一切,家乡尺五才是助其理想实现的所在。在尺五生活期间,旭楼不但续修了《朱氏家谱》,而且做了其他大量工作。如“督理邑中,创修县志之功,而修桥梁道路之惠,救灾卹邻之德,试举其善,余者不胜枚举耳”。查同治《安吉县志》(1874年刊印)“采访姓氏”,首位便是“恩贡生,旭楼”。任县志编辑这一年,他43岁。由此笔者推测,旭楼或许于此一时期便回到了尺五。

  在家乡,旭楼有了更多的自由时间,游名山、历寺观、访师友,“鸦涂题遍”,从其落款“六泉山人”“余剩老人”可以看出,此时的旭楼,身心得到真正释怀,对当下家国也有了更深层的思考。公曾有诗云:“桃州佳胜在东南,地近蓬莱尺五天。绿水绕村村隔水,青山挡路路环山。晴空可揽当头月,盛夏须放午夜寒。采药归来谁作伴,白云扶我到门前。”此诗受到里人好评,遂以“尺五”代替村庄之名。从中亦可窥见旭楼在家乡受到的尊崇。

  与缶结缘兴味相投

  旭楼与缶翁(吴昌硕)相识,始经施旭臣(同治十二年举人,善诗文)介绍。朱虽大吴13岁,但因两人都趋好田园,且喜善诗词,所以颇有共同语言。在《吴昌硕全集》文献卷一中,影印了多封缶翁致旭楼的诗稿。从诗稿中所署纪年来看,有甲戌(1874)、戊寅(1878)、已卯(1879)、庚辰(1880),最晚至1894年,此时,吴51岁,由此可知,二人的诗情友谊一直延续到缶翁壮年以后。

  甲戌(1874),缶翁在芜园作诗《答六泉山人朱正初》,诗中写道:“铜岭关头独往还,六泉门经久萧闲。青萝补屋宜藏月,红叶漫天坐看山。两地牵怀儿女小,一身行迹鬓毛斑。劝君莫动思乡念,来共芜园屋数间。”从诗中描述来看,此时旭楼经常外出,以致于“门经久萧闲”,植物也爬满了窗口。诗中吴力邀朱到芜园小住,诗里行间,友情弥重。

  戊寅(1878)三月,缶翁至旭楼一札:“君不见河南奇荒成铁泪,人价低于米价贵……苍天荒天何所得,江北江南成水国。君山已倒洞庭波,麦苗豆种无生色……幸六泉老丈吟坛有以教我也。”这一时期,缶翁来往于湖州、菱湖、杭州,同施旭臣学诗法,从俞曲园习小学及辞章,从潘芝畦学画梅,同时与旭楼以师礼相待,陆续有《苍石斋篆印》(1874年集印)、《齐云馆印谱》(1877集印)问世。

  已卯(1879)夏,缶翁接到旭楼一诗,即唱和一首:“渔渚渡归客,漫山落日清。驿亭高树晚,村店蹇驴鸣。坐觉溪云散,凉挥竹粉轻。樵歌听四起,草草续诗成。”并请“六泉吟丈即正”。如今,旭楼寄缶翁的诗稿已不存,但从“草草续诗成”的诗境来体会,此一时期,朱、吴来往唱和颇多,以致于你来我往,连续不断。

  吴常应旭楼命题作诗。如吴现存手稿中有一首《立冬即景》的诗作:“愁惨立冬日,雨飞雪乱遮。飘零剩秋色,多半属黄花。山谷阴啼豕,城楼暮聚鸦。炊烟茆屋外,新住几人家。”后注有“六泉吟丈以‘立冬’二字命题属诗,聊书即景以应,即求和章。”吴和朱有时也边走边聊,“口出成诗”。如庚辰(1880)所作《东郊散步偶成》和六泉:“犬吠白云晓,钟鸣晨气闲。雨归林际屋,春隐渡头山。塔院岭孤直,梅花溪四环。江南能寄我,树树望君攀。”后注“同六泉先生东郊散步,偶成拙句奉和。”估计旭楼尚未到尺五家中,缶翁的诗函已到。

  还有吴的其他一些诗作,落款常出现“小诗奉和六泉吟丈,即求敲正。”“园中即景赋赠旭楼先生敲正,求赐和章。”“六泉山人敲正。”“录请六泉山人正和。”“请旭楼先生正之。”2018年10月,浙江省博物馆出版《吴昌硕与他的“朋友圈”》,其中对吴与朱的评价为:“朱曾受邀长住芜园,是吴昌硕青年时期的重要师友”。亦师亦友、重要师友,的确如此,朱、吴几十年往来密切,情谊深深,大有相见恨晚之意。

  新趣小说诞生始末

  对于120多年前的那次“时新小说”主题征文活动,傅兰雅原拟选出前7名,奖励150元。但1896年3月公布“出案”时,又觉得可取的作品甚多,遂“共加赠洋五十元”,一共付出200元整,均由傅个人出资,奖励前20名作品。具有“白描”功底、善于“白描”创作的旭楼以《新趣小说》获得第12名,奖金3.5元(洋元)。笔者仔细查看旭楼当年邮寄上海的小说外包装,上有“敬求转致”“朱正初拜干”字样,另有收件人姓名(英文)“上海……博士”。贴有邮票,邮票印有“上海工部”“书信馆”“银壹分”“ONE CENT”等。盖有邮戳,依稀可见“002”字样。

  在《新趣小说》中,旭楼以“论时弊游山得梦,著新书寓言见志”为“第一回”。随即步入正文,开篇即以梦境入题,“杭州有一名孝廉,学问渊博,性磊落不羁,常对二三知己,论天下事……一日孝廉和衣睡下,梦至一处,见一老人,背负葫芦……病皆自取,约有三等……一曰鸦片,二曰时文,三曰缠足……”通览小说,旭楼塑造了英雄康辅清(主角)的形象,其目的,在当时的环境中(如:清朝政府和明治政府于1895年4月17日签订了不平等条约《马关条约》,导致割地赔款等),呼唤有超凡魅力的英雄,守卫国家领土完整,保证主权不容侵犯。表现了当时中国作为一个在西方军事、技术和文化冲击下的国度所独有的现代生存危机。如小说第七回,康辅清接到林梦花(主角之一)的来信,被告知边疆危急,求康救援。林氏在信中说:“官军不利,连失了几县城池。”在第八回中,辅清道:“逆首已死,贼胆已落,不如乘势分派各军,收复失地。”作者进一步写道:“遂不敢停留,分路剿杀,不到半月,所失城池十余县,尽行收复。”

  在小说的结尾,旭楼写道:“且说孝廉做了这部书,分送各人。有一不相识的,见了这书,来问孝廉道:‘这事究竟是真是假?’孝廉答道:‘这真假连我也不曾知道。’那人道:‘这三事,那里做得到?先生莫非说梦话么?’孝廉道:‘我原说记我的梦,梦中事,你要问真假么?!’相与一笑而罢。”小说最后,旭楼道出了心声:“梦影迷离,笔花绮丽。想见太平,作书之志”。“想见太平,作书之志”,这正符合了征文者傅兰雅和旭楼本人的思想,即“求时人出谋划策,以治时弊三端,务使国富民强”。由于旭楼采用了新的叙事方式,大胆运用接近于白话文的形式,加上对现代写作技巧的成功探索,《新趣小说》成为“最早的中国现代小说”,旭楼堪称“最早的中国现代小说”作家之一。由此可知,旭楼既善于运用如“嘱序于予,予山僻鄙陋,夙荒于嬉,力谢之不获辞”(1886年为安城张氏宗谱作序)这般文言文,又熟练运用如“孝廉醒来,已是五更时候,随即唤他朋友起身,步出山门”(1895年《新趣小说》)这般接近于白话文的现代语言。旭楼亦可列入现代白话文急先锋行列。

  傅兰雅作为外国人,为何有此大规模征文行为?原来这位英国传教士,在江南制造局翻译馆工作了28年(可谓“中国通”)。他的工作受到当时清政府的肯定,已获授三品官衔和勋章。他的著述、出版事业均取得不俗的成果,社会反响也很大。他还与当时维新派人物康有为等人有交往。正如傅当时发布在《申报》《万国公报》等刊物上的征文内容所述:“感动人心、变易风俗,莫如小说。推行广速,传之不久,辄能家喻户晓,气习不难为之一变……请中华人士愿本国兴盛者,撰著新趣小说合显此三事(时文、鸦片、缠足)之大害,并祛各弊之妙法……”,如此看来,傅也希望“第二故乡”能够“国富民强”。

  这部小说,旭楼在主题征文活动结束前寄到上海傅兰雅处参赛。令人感到奇怪的是,傅氏尚未结集出版,在当年十二月即被增订为十二回,易名《新辑熙朝快史》,在香港起新山庄出版,为石印本,共四册,题“饮霞居士编次,西泠散人校订”。旭楼当年是否得到香港“起新山庄”的稿费不得而知,“西泠散人”为何人亦难查证,不过,我们倒有机会知晓旭楼的又一别号“饮霞居士”(旭楼曾有诗:“惆怅当时歌舞处,夕阳犹照小桥东。”)

  在晚清出版物中,署名“饮霞居士”的作品还有《绘图异想天开》,该书为石印本,十二回,共二册,光绪二十二年(1896)由上海书局出版。从书名风格来看,亦或为旭楼作品,可惜的是,笔者在旧书网等平台查询此书,均无结果。

  据史料记载,傅兰雅在1895年5月25日、28日、30日,以及6月4日、8日连续5次在《申报》登载广告“求著时新小说启”,同时,也刊在1895年6月《万国公报》第77期、《中西教会报》第7册上。比赛截稿日期为1895年9月18日。那么,留给旭楼创作小说《新趣小说》的时间仅3个月左右。这么短的时间内,能够创作出洋洋洒洒八回大作,而且还要细作打磨,实属不易。旭楼不愧为我国早期现代小说界的“快枪手”。另外,笔者也注意到,光绪二十年(1894)8月,吴昌硕佐幕吴大澂参军甲午战争,中途归乡,给旭楼写信:“顷由山海关南旋,今日由梅(梅溪)至城(安城)。明日一早望屈驾至芜园。当与君快谈中日战事。并有新诗就正有道也。”吴昌硕走出大山,以武报国。旭楼则在“红叶漫天坐看山”的尺五专心创作《新趣小说》,并在其中化身“孝廉”(其于1866年中举),以文除弊。吴、朱同为挚友,殊途同归,当有异曲同工之妙。或许,这也是促成旭楼创作《新趣小说》的重要原因。

  “百不如人何碍老,知君赢得是清狂。”(吴昌硕《寄六泉山人》)“人世何妨狂是醒,不如归去让先生。”(吴昌硕《怀人诗》)知旭楼者,缶翁也!

安吉新闻集团两微一端

安吉新闻网是由中共安吉县委宣传部主管,安吉新闻集团主办 | 浙新办[2004]28号 | 浙ICP备05010853号 | 浙公网安备33052302000447号 | 举报电话/0572-5600257 | 举报邮箱/ajnews@163.com

制作维护/安吉新闻集团融媒体新闻中心新媒体部 | 新闻热线/0572-5223000 | 地址/浙江省安吉县迎宾大道753号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 湖州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 扫黑除恶举报中心

安吉新闻集团
友情链接:久青草原视频免费观看  超碰97zyz资源总站百度  大香蕉网站  日日夜夜撸撸  青娱乐视频  青娱乐  色天使  色天使  超碰大香蕉青草  成人色情网  第四色  美国发布站  哥哥色  大香蕉网站  青娱乐视频  青娱乐视频  青娱乐视频  青娱乐视频  青娱乐视频  青娱乐视频  青娱乐视频  大香蕉  大香蕉  大香蕉  大香蕉  大香蕉  97资源站共享  99热久久最新地址获取  火箭视频在线观看精品  大香蕉一本道久在线  大大香蕉一本道国产  大大香蕉一本道国产  大大香蕉一本道国产  大大香蕉一本道国产  大大香蕉一本道国产  大香蕉一本道久在线  大香蕉一本道久在线  大香蕉一本道久在线  大香蕉一本道久在线  久久青草在线视频精品  久久青草在线视频精品  久久青草在线视频精品  久久青草在线视频精品  久久青草在线视频精品  成人三级片  成人三级片  三级电影  香港三级片  成人三级片  三级片电影  三级片电影  大香蕉一本道久在线  大香蕉一本道久在线  大香蕉一本道久在线  大香蕉一本道久在线  大香蕉一本道久在线  大香蕉一本道久在线  大香蕉一本道久在线  大香蕉一本道久在线  大香蕉一本道久在线  大香蕉一本道久在线  大香蕉一本道久在线  大香蕉一本道久在线